要乌金滚滚更要碧海蓝天

2023-11-02 新闻动态

  环境问题本来就是全世界的问题,因为谁也没有很好的方法把地球上的大气、水体和土地分割。今天,面对日益严峻的全球化环境危机,秦皇岛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演绎的“中国奇迹”,可以自豪地向世界宣告:秦皇岛港是世界最大的生态型煤炭运输码头群。

  2008年8月,秦皇岛作为北京奥运会唯一的地级协办城市,史无前例承办了12场足球比赛。此期间,与奥运共舞的世界最大煤港——秦皇岛港依然乌金滚滚车来船往,未停产一天。按照绿色奥运的严格标准,秦皇岛港的生产依然拿到了“绿卡”。

  港口环境保护工作,此时再一次显示出关乎着企业的命运。秦皇岛港环保监测站站长毕经宝和记者说,“绿卡”标志着秦皇岛港环保成就获得了世界认同,但对于秦皇岛港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煤尘治理难度,世人却并不知晓。

  多年以来,秦皇岛港煤炭下水量一直是世界首屈一指,从2003年起,更以年均2000万吨的速度递增,创造了奇迹般的“中国速度”。2007年,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已高达2.14亿吨,以亿吨的悬殊差距,远远超越了全球所有煤港。仅从生产规模来考察,“煤炭超级大港”的环保难题就是世界前所未有的。

  目前,每天进入秦皇岛港的数十万吨煤炭绝大部分仍然是原煤,而发达国家港口接卸的早已是洗煤。洗煤的湿度大约是原煤的4倍,煤尘量相应小很多。如此看来,秦皇岛港面临着原煤“先天不足”的困扰,即使完成同样的吞吐量达到同样的环保标准,其环保付出也比国外港口艰巨得多。

  从区位来看,国外煤港大多离城市中心区较远,即使有轻度煤尘污染但城市中心区依然安然无恙。秦皇岛港却是典型的“城中港”,西临北戴河,东与山海关为伴,左邻右舍都是旅游胜地,煤尘污染稍有风吹草动,就要进入居民的视线。成为投诉对象。

  尽管面对前所未有的世界环保难题,但秦皇岛港走科学发展之路,建设环境友好型港口,依然交出了让人满意的答卷:近6年来,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从1亿吨飞跃到2亿吨,翻了一番,但煤尘排放量却悄然下降,实现了“增量减污”的绿色增长目标;目前,秦皇岛港煤尘排放量不到万分之一,好于国家标准十几倍,煤尘治理水平在国内遥遥领先。

  走进秦皇岛港区,煤炭在卸车、皮带运输、堆放及装船过程中,时刻都会享受“淋浴”的场面十分抢眼。

  在港口储煤场记者看到:一杆杆高压水枪把水柱喷上高高的煤堆,天空中难觅煤尘。秦皇岛港卫生环保中心主任孙远东说:“我们有几千个喷枪,不间断地洒水抑尘,保持煤堆湿润,以减少煤尘飞扬。”

  在储煤场北侧,一道总长1750米,高23米的防风抑尘网已经拔地而起,孙远东和记者说,“这是目前国内乃至全亚洲最大的储煤场防风抑尘网,共由4万多片双面镀锌网片组成,其工艺和科技含量在世界处于领头羊。防风网一期工程投资8000多万元,可有实际效果的减少煤尘排放2290吨。”

  从2002年起,秦皇岛港就先后与国内知名院校、科研机构及国外技术组织合作,开展了煤炭堆场防风抑尘网工程研究。经过充分的数学模拟、风洞试验等技术论证,去年10月开始建设煤三期防风网一期工程,今年7月18日竣工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。防风抑尘网弥补了堆场洒水方式在强风天气及冰冻天气下的局限,成为港口降服煤尘的一道“绿色屏障”。

  在孙远东记忆里,煤尘污染曾经困扰港口多年。上世纪80年代以前,秦皇岛港的环保手段还是一片空白,煤炭粉尘随风而起飘浮在城市上空,影响面积可达8公里范围,需要7、8天的时间才能完全落地,成了空气质量的“头号杀手”。如今,秦皇岛港的环保之痛已然消失。1978年以来,秦皇岛港直接用于环保的投入累计达到5亿元,成功构建了污染综合防控体系。

  为有效控制煤尘对城市区的污染,秦皇岛港把“构筑绿色枢纽、共享碧海蓝天”的环保理念渗入到了生产的每一个环节。1978年,秦皇岛港第一座自动化程度较高的煤炭码头——煤一期工程在秦皇岛新开河以东海岸开工建设,自此,港口扩建煤码头便陆续集中在远离城市环境敏感区的东部海岸线,体现了科学选址、源头控制的理念。煤二期到煤五期工程,全部按照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、同时施工、同时验收的“三同时”进行,开启了科学治理污染的新时期。

  煤炭除尘目前主要有三种方式:加湿、减少落差和降低风速。毕经宝说,通过技术创新,这三种除尘方式已在秦皇岛港大范围的应用相得益彰。今后,如果煤炭接卸装连贯作业,节省堆场环节,煤尘量还能够大大减少三分之一。

  从1978年起,秦皇岛港就开始组织技术力量?熏自主创新设计制造了煤车注水机及淋洒装置,安装在煤车进港线上,通过“淋浴”使进港煤炭含水量保持在6%左右,避免作业过程中起尘。同时,引进高效化学除尘剂加入水中,提高了水的渗透速度,增加了除尘效果。

  由于冬季气温低和技术局限,过去秦皇岛港洒水除尘一年之中曾有5个月的中断期。2000年,秦皇岛港攻克了冬季洒水除尘系统保温伴热技改项目,先后投入2400万元,在煤炭堆场安装了788台新式水除尘喷枪,实现了堆场洒水系统四季运行,填补了北方港口冬季洒水除尘的技术空白。

  秦皇岛港作为世界上最大煤港,每天仅洒水除尘就要消耗几万吨水,“用自来水太贵,而且节水办也不同意;用海水,对煤的性能会造成破坏,也不可行。”孙远东说,2002年,秦皇岛港与北京国环清华环境工程设计研究院、清华同方公司合作,一期投资1650万元建设了污水深度加工厂,经过对收集来的污水做处理,获得中水,用于煤炭喷淋除尘以及绿化灌溉等。

  孙远东给记者算了一笔“经济账”: 中水厂一期建成后,每天可生产1万吨中水;把免费获得的污水加工成中水,成本是每吨1—2元钱,而工业用水每吨需4元多。每天使用中水1万吨,企业至少可节约2万元,三年就可收回投资。

  2001年至2007年,秦皇岛港相继投资3000多万元,以城市污水作为水源,建设日解决能力3万吨的中水回用一、二期工程,为东港区提供了充足的煤炭除尘用水。加强中水利用,是秦皇岛港发展循环经济的典范工程。

  进入秦皇岛港,尽收眼底的除去蔚为壮观的港口机械及排列有序的货物堆场外,一片片树草相间的满眼苍翠随处可见。分布在龙海大道、后煤堆场及太平湾货场的30余万平方米的防尘林带,配以高大杨树、落叶乔木,低矮刺槐、刺柏、花灌木和草坪,形成港口独具特色的绿色屏障,起着防尘、挡风、隔声降噪的生态效应。

  截至目前,秦皇岛港绿化面积达到186.6万平方米,累计成活乔木约20万株,花灌木120万余株,草坪36.3万平方米,逐渐形成“乔+灌+草+藤+花”为主的生态型绿化配置结构,绿化覆盖率达到37.4%,到处充满着生机勃勃的绿意。

  毕经宝说,1998年秦皇岛港百年港庆时,就旗帜鲜明地提出了“建设绿色港口”的